雀洛

【江澄】(无cp)

最近看到舅舅被怼真的心里很难受,原著中舅舅就孤身一人,现在又被这样对待。
我写这文没有针对任何一个角色,只是觉得舅舅不该受这样的待遇
别吐槽文笔,谢谢合作
——————————————————————————
金凌找到江澄的时候,江澄就站在在莲花坞畔,定定的望着开的正盛的莲花,似乎透过莲花坞看到了什么。
金凌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舅舅,他的舅舅强大,虽然有时过于严厉,但永远都是他的依靠,哪怕他当众掉过泪,脆弱过。但现在,金凌就感觉他舅舅一下子就空了,就是那种魂飞魄散的空了,空留一副皮囊在原地。而那些魂已经被世俗的言论压破了、压散了。
金凌知道当年的云梦双杰,如今魏无羡不再是那个人人喊打的夷陵老祖,现在即使对魏无羡有些微词也不过是因他断袖,而江澄因为这个被扣上了心狠手辣,不近人情的帽子,更有甚者,给他按上了恩将仇报的罪名。
他的舅舅是干过过分的事,但谁又知道他舅舅扛了多重的担子?多少痛苦?
是,他舅舅杀了魏婴,让他魂飞魄散,但当时魏婴让他姐姐姐夫死于非命,血洗不夜天这些事已经被世人遗忘;他舅舅的金丹是魏无羡给的,但那本来属于他的金丹因为魏无羡而失去的。
而不同的是,魏无羡已经将事情都说出来了,不论如何都将身上的巨石搬开了,但魏无羡没注意的是他把那块石头狠狠地砸在了别人身上,而正是这块巨石,让江澄再也无法说出真正的真相。
“金凌,你来了?”江澄终于回过神,看到有些走神的金凌。
“啊,舅舅。你……没事吧?”金凌还是没忍住,轻轻问道。江澄的魂已经被真相,世俗打磨成另一个他不认识的江晚吟。
“没事,我没事。”江澄闻言挪了挪步子,站在金凌面前,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补充了一句,“你舅舅没那么脆弱。”
金凌听后并没有彻底放心,只是将心从嗓子眼放下了一点,但还是提着心。
他舅舅没有那么脆弱,云梦江氏几乎灭族,他几乎白手起家重新撑起江家。
世人唾他骂他,却忽略了他一夜间从江家少爷,变成了失去双亲的少年,又经历了大悲大喜,又自己的挚友背叛自己,破了云梦双杰的梦想,独自带大了自己的侄子,扛下了所有压力。
但人是要发泄压力的。
当年蓝忘机等魏无羡十三年,有他大哥疏导。魏无羡在被万人唾弃的时候有温家人在身旁陪伴。哪怕是那蓝启仁,再被学生气的吹胡子瞪眼的时候,也能找双壁倾诉。
而江澄呢?
他最困难最需要支撑的时候,无人在旁,只有一个需要照顾的小孩,和刚刚开始出现雏形的江家。
他咬牙扛下重担,十三年后却被万人唾骂。
他又和谁说呢?
但他的傲骨没有弯折,他的双膝也不会因世俗而弯曲。

【方王】王杰希生贺(一)

王杰希生贺!!

幼儿园文笔,ooc满篇,可能有bug!!!雷者慎入!!!

时间限定王杰希退役后和方士谦在一起

文体采访加回忆,主持人你们猜是谁啊哈哈哈哈

—————————————分——割——线———————————————

主持人:“王队,好久不见。”

王杰希:“嗯,是很久没见了。”

主持人:“寒暄完了,我开始提问了?你们现在的职业是?”

王杰希:“非要回答吗?嗯…失业在家。”

方士谦:“大学毕业生。”

王杰希:“要脸吗?你毕业几年了?”

方士谦:“不要脸,只要你。”

主持人:“咳,下一个问题,你们现在的关系是?”

王杰希:“夫妻。”

方士谦:“他妻我夫。”

方士谦:“别打了,疼。”

主持人:“呃…下一题,请问你们觉得对方有什么缺点?或者说对对方有什么不满?”

王杰希:“他太能贫了,有的时候能被他气笑了。”

方士谦:“他太正经了,虽然他长得不正经。”

主持人:“…我突然很好奇两位第一次相遇是怎样的。”

方士谦:“哎呦。这可要从十年前说起了。”

王杰希:“十二年好不好?”

方士谦:“行行行,你讲我讲?”

王杰希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你讲,我挑错。”

“唉,把你厉害的王大…爷。那个…十二年前…”

 

十二年前的王杰希被林杰领进了微草俱乐部。

原来的老队长(并不老)收王杰希当了弟子,打算培养成王不留行的接班人。那个时候方士谦已经在荣耀里混出了名堂,微草也已经小有名气了。

但那时微草队员年龄偏大,要不就是想退出,总之过几年就都要退了。所以毫不夸张的说,全体都在找好苗子接替自己。

林杰拍拍王杰希的肩膀,跟队员们介绍:“这这是王杰希。”

队员们大多心知肚明但不声张,心照不宣的寒暄几句,算是打了个招呼。

他们都知道王杰希将来是会他们队长,心里也有些有些不舒服,但这毕竟是林杰亲自选的人,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这时方士谦才姗姗来迟,大大咧咧的从队员中挤过来:“呦,队长,你怎么领了个大小眼过来?”王杰希内心的白眼翻出天际,表面依旧平淡,依旧没有表现出什么。

日后王杰希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在这个时候卡着方士谦的脖子让他道歉。

林杰笑了笑,伸手给了他一沓材料。

“魔道学者?”方士谦草草扫过数据,突然变了脸色,将材料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最终将目光钉死在王杰希身上。“他?”林杰点点头算是回答。

“我不同意。”方士谦将材料往后一扔,“微草不需要两个魔道。”

林杰倒是不在意,仍然搂着王杰希说:“所以只有一个。”

“他走。”方士谦终于将目光撕下来看向林杰,“不然我退役。”

“哎哎哎有话好好说,说这些干什么。”有人当和事佬,拉着方士谦往后退,“这孩子还挺好的,先看看啊。”

“这不可能。”方士谦不领情,往桌子上一靠,气氛有些凝固。

有好事的队员将资料拿过来看看,都开始羡慕林杰这么快就找到一个好苗子,更何况这种遇事不急躁的性格就挺好。气血方刚时尚能控制自己的冲动,成年估计也差不到哪去,这个性格也算是队长的必备性格。

之后是如何散场的两人都忘了,只记住了都看对方不顺眼,给对方狠狠地记了一笔。

————————————

我今天,铁定,发,不,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什么是朋友,就是你们两个吃的cp一对都不一样还能在一起聊天的一起玩的

【也青】狐狸(下)

呵呵红红火火我考完啦!新高三入狱啦哈哈哈
呐,你们要的下篇
oocoocooc注意注意注意!!!
因为烂尾想打我的别打脸,谢谢合作XD
————————————————————————————
当我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小作坊,呸,实验室尽心尽力的研究,才发现有一丝丝不太对。我给王也打了过去:“老王,是我,我得过去一趟。”
我看着这个,突然想到了几件事,需要去确认一下。
这次依然是王也开门,但是,我看到的,是一只用高贵的臀部对着我的狐狸,这只狐狸在尽心尽力的用自己的大尾巴“打扫”着爪子下面的头。
嗯……王也兄,怪不得最近皮肤变好了?
…………场面一度十分非常尴尬…………然后王也就把门拍在了我的脸上。
叮铃桄榔五分钟后他才再次来开门 。
让本神医登门看诊,不以礼相待也就算了,居然还往我脸上拍门??
医药单子我要加长50厘米,至少!!
我愤愤不平的开始加单子
我非常认真的看着这只坨在沙发上的眯眯眼狐狸,和他平视。
“你是不是又去撩妹……了?啧”说到一半我咬住舌尖,觉得这话由我来说很别扭,就像被抛弃的怨夫一样。
王也:“……”
诸葛狐狸:“……”
……诸葛兄你的毛已经挡不住你脸红了。
“你是不是搭讪了一个姑娘然后被揍了?”
王也:“……被揍了?”
……你怎么看起来这么开心
“你知道你撩了个汉子不?那人和球儿差不多。”但球儿没有异装癖
噫,好好个白毛狐狸脸绿了。。。
“那个人我认识,是个异人,可以将人变成动物。其实也没多大事,过几天就好了,但是变回人的五天之内不能有体液交换,因为残存的炁会改变另外的那个人的形态。”我清清嗓子,悄咪咪的戳戳老王,小声道:“没管好弟妹啊,啧啧,这才没半年就禁  欲,再过两年得啥样啊,啧啧啧。”
王也脸彻底绿了,这夫夫俩倒是夫夫相啊,一样绿噗嗤。
被这对狗夫夫赶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了诸葛青变了脸色。嗯,弟妹,祝你活过六天后。
听说七天以后很多人都没看到诸葛青,一个月以后诸葛青才在王也的搀扶下走了出去。咳,这是后话了啊。
剩下的他俩就不要让我说了,啧。

今天。。。十二点更文。。。

明天,高考哎,
我手贱居然十连两次护符三次
除了闪闪唐僧龙娘
。。。。谁借我点欧气去考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qwq因为高三了,设备也被收了,狐狸就没法发上去了,但是我会在能发的第一时间发的!!而且又有一个梗已经写了一半了。我米偷懒

【也青】狐狸(上)

他们好可爱!!!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米二!!!
oocoocooc注意注意注意!!!
如有雷同,我先道歉【对不起qwq】
想打我的别打脸,谢谢合作
————————————————————————————
我接到王也的电话的时候心情是崩溃的,内心是拒绝的。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王也的好哥们,从小到大我见证了他从一个熊孩子成长为(我们那的)一代宗师再到埋没人海籍籍无名,如今又龙虎山大出风头,还拐跑了诸葛青那只眯眯眼狐狸。
想想老子童年的悲惨经历,又想想如今他连诸葛家的都敢拐的胆子,这次叫我去八成又没好事。
但我又打不过他……为自己烧了烧香,又在内心请了一大通神仙为自己保佑,唉声叹气的列出来半米长的单子作为出诊费。
没错,老子是医疗兵。
笑什么笑啊你们!
当我顺着王也给的地址找到地方的时候,我还是倒吸了口气。
妈呀王富二代这是入赘了还是……!咳咳。
当王也开门时,我清楚的看到他眼神流露出:“几年不见你怎么成了个傻逼”
可是我是真的忍不住啊噗嗤。
前来开门的王也并没有穿着那身百年不换的道服,穿的倒还挺休闲,捯饬捯饬到还能看,但是为什么会有一头的白毛,仔细一看还是动物毛。
“你是掉进动物园了还是成贵妃娘娘围上狐狸坎肩了?这玩意掉毛掉的也太厉害了。”我笑着在他将门排在我脸上的前一秒迅速进门。
进了里面,我看到诸葛家的沙发……上面的白狐狸。
…………………………王兄现在同性恋已经满足不了你了吗?我真的不排斥同性恋,但你人兽恋也太重口了吧?诸葛兄不管你么?
等等诸葛青呢?
沙发上的狐狸看到我的表情,似乎是心情不错,似笑非笑,眼睛眯了起来。
我迅速转头,深情凝视着王也黑眼圈上的眼睛,颤声问:“这是你老……诸葛兄?”
你们两个半仙凑一块都在作什么!!!窝在一起互相伤害不好吗?!!作什么死!!!我说那俩妖孽除了生孩子做饭啥都会的人找我干什么,瞎作变种了吧。
当然这种话我是不会直接说出来的,依然用眼神默默的指责这夫夫俩。
我不可能直接配药给诸葛狐狸吃,毕竟真的治不好我就真的要死了。我在王也将要杀人的目光中冷静的撸了几次毛,又默默的揪下一撮回去做研究。

好喜欢这个感觉!!!有太太写吗???